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8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胡可:好事業不如好老公 愛沙溢賤嗖嗖

因為每部手機都是一部照相機,近幾年“索尼”業績大幅虧損,於今年倒閉。然後呢?因為每部手機都是一部照相機,近幾年“索尼”業績大幅虧損,於今年倒閉。然後呢?日領
兩人長談了一晚上,他覺得自己是熱臉貼冷屁股,“我不是不喜歡你了,是覺得愛得太累了,雖然愛情不需要回饋,但是需要呼應。你決定吧,要么我走,要么我們結婚。”沙溢說這是他的激將法。


一身黑色西服,滿臉絡腮胡,襯得沙溢性感又成熟。可誰又知道在多年前,他只是一個話不多、滿臉稚嫩、純潔得像張白紙的小男生呢。
歲月改變一個人的容貌,也磨礪一個人的性情。沙溢的改變來自一個叫胡可的女人。“遇見她之前,我在北京也有房子,但總是給我一種漂泊的感覺,似乎自己只是暫住在北京,我的父母在東北,家當然在東北,我的事業很漂泊,今天上橫店,明天去車墩,拎一箱子、一凳子就走了,有她之后,我才真正感覺到有家了,有了牽掛。”
那么,如白天鵝般驕傲聰明的胡可,又是怎么挑中沙溢的呢?
幼稚得像一張白紙
胡可與沙溢正式相識于胡可主持的一檔談話類節目《胡可星感覺》。那時,沙溢憑借《武林外傳》中白展堂一角一炮而紅,被邀訪談。
當天,胡可一身紅裙,邊往臺上走,邊拉著衣服說:“怎么像新娘子啊!”或許是為了印證這句話,節目后,兩人就一起出演電視劇《闖蕩》,讓他們的命運有了交集。
劇中,兩人是男女主角,愛得糾結,劇外,兩人也情愫暗生,“年輕演員比較多��收工后,大家混在一塊玩,唱歌,吃飯,看魔術。組里,北京演員就我和他,自然就更親切了。”胡可說,當時兩人有點曖昧,卻沒有表白,而關系的質變是在劇組殺青回到北京后。
回到北京,見他沒主動打電話,她就主動打過去,結果他說:“好幾個月沒回家,冰箱都臭了,正收拾冰箱呢。”她很興奮:“要不要我去幫你收拾啊?”他很禮貌地說:“謝謝你啊,不用了。”胡可的心立即涼涼的,有些生氣地想:這人什么意思啊,是不是我自作多情了?
正在胡可想放棄的時候,他打來電話,約她吃飯,她想:反正閑著也是閑著,那就去唄。兩人約在胡可家附近的一個面館,當天,她還故意遲到了30分鐘。這可急壞了沙溢,他左等右等都不見她人影,突然轉頭往下一看,只見一個人,戴著一副超大墨鏡,背一包,慢悠悠地在大街上走著,“一看,就是故意讓我多等一會兒。”
見她上來,他賠笑道:“想吃什么啊?”“你看著辦吧。”沙溢耐著性子問:“那你喜歡吃什么啊?”“隨便。”沙溢知道,她生氣了,于是解釋道:“我不是不給你打電話,是我想理清楚是我本人喜歡你呢,還是我演的角色喜歡你,你知道,演員都很感性的。”停頓半秒,他又說:“要不然你做我女朋友吧。”胡可立馬笑了:“那好吧。”然后吃得比誰都多。
其實,兩人在多年之前就有交際,或許那會人是對的,只是時機不對吧。那年,他上過她主持的《歡樂總動員》,可她對他沒一丁點印象,后來他問起,她還取笑他:“你肯定幼稚得像一張白紙吧。”“那你是不是都不記得像我們這樣的年輕演員?”胡可大笑道:“也不,有一個我就記得,他在臺上翻跟頭,把褲子都弄裂開了,不會就是你吧。”他白她一眼。
愛情戰勝了不可預知的未來
胡可比沙溢大三歲,她很介意此事,總覺得他的未知性比自己大。“才開始談的時候,他就一大男孩,很情緒化,好的時候好得不得了,不好的時候就瘋了。再加上他又是演員,總覺得這樣的結合,他的未知性比我的要大。”
為此,胡可決定分手。他很沮喪:“其實每一個男人對你來講,他的未來都是不確定的,即便你現在找一個40歲的,他的未來也是不確定的,你怎么那么小孩子氣呢。”聽他這么一說,她似乎覺得有理,于是兩人又和好如初。
可女人總是感性的、反復的,過不了幾天,胡可又會為此事著急,而沙溢呢,卻特別想結婚,“我想跟她結婚,她不同意,我就說,都多大歲數了,不能老談著,咱耗不起啊。”于是這回,沙溢鬧起了分手的戲碼。
一天,她在北京郊區拍戲,快收工時,給他發了一個短信:哎,我還有半小時收工,你在哪兒呢?他回:想找你談談。她再回:談什么啊?隔了好一會,他才回道:我們還是分開吧。
胡可當時就傻了,立即給他打電話:“不行,我要見你。”他只說要分手,然后就把電話掛了,隨后關機。她心慌意亂地坐在車上,一路往賓館趕。快到賓館時,他打來電話,同意見面。
兩人長談了一晚上,他覺得自己是熱臉貼冷屁股,“我不是不喜歡你了,是覺得愛得太累了,雖然愛情不需要回饋,但是需要呼應。你決定吧,要么我走,要么我們結婚。”沙溢說這是他的激將法,也是他背水一戰的狠招,“如果她愛我,她會答應的。”
把東西收完后,他大步朝門口走去,卻在擰門把手的時候動作遲緩了,“我在等她喊我回去呢。”就在他邁出去的那一瞬間,耳畔傳來一聲:“你回來!”他立馬沖回去,抱著她淚流滿面。最終,她的情感戰勝了不可預知的未來。
后來,兩人結婚后,她問他:“那我不喊那一聲,你怎么辦?”“我都想好了,我落下東西了,還得回來拿,你不知道嗎,我當時可是故意留了兩樣東西沒收拾呢。”沙溢得意道。
穿婚紗的新郎
2011年2月20日,胡可沙溢大婚。那天,音樂一響起,就見沙溢一身白色婚紗,在舞臺中央翩然起舞,他的模樣引得賓客連聲尖叫,而這一幕卻是胡可最得意的構思。
大婚前,胡可曾在網上看到一段視頻(精選),“是國外的一個婚禮,賓客都是穿著舞衣,跳著芭蕾進教堂的,我感覺很輕松,希望自己的婚禮也能別出心裁。”正巧,一天,兩人蜷縮在沙發上看婚紗秀。他說:“我要是穿上這個婚紗來跳一段舞,你覺得怎么樣?”胡可立即拍手叫好,“就這么決定了。”他窘道:“不行不行,我開玩笑的。”“不行,就這么決定了,我去給你買婚紗。”于是,她按著他的尺碼,花了500元買了一件婚紗。
為了婚禮當天能表演完美,沙溢還特意找到軍藝的老師幫他編排舞蹈。可他還是在臨上臺時膽怯了。
他一換好衣服就緊張地全身顫抖,“老婆,要不我們不跳了?”胡可拍拍他的肩,說:“行啊,那我們就不結婚了。”老婆一激,沙溢頓時像打了雞血一樣,大步朝舞臺走去。看著舞臺中央那個為自己起舞的優雅男人,胡可喜極而泣。
這場婚禮,因為沙溢的出位表演而成為佳話。
懷孕的女人惹不起
“我是一個很粗心的人,一開始,我以為是胃不舒服,他說,你不是那個什么了吧,要不去檢查一下,結果還真懷上了,他知道后興奮極了,對他來說,孩子的到來,他的幸福比我的大。”一談起家庭,胡可似乎就是一個發光體,臉和眼都是亮的。
女人本來就敏感,而懷孕的女人就更敏感了,這就苦了沙溢了。
一天,兩人出去溜達,她說:“從地庫走吧,沒那么冷。”他說:“從外面院子走吧,今天有陽光呢。”為這事,兩人爭執起來,他說:“你為什么要從地庫走呢,老鼠才從地下走呢?”她一聽,哇哇大哭,他愣了,“你為什么要哭?”“誰讓你說我是老鼠。”他委屈:“地庫里有很多尾氣,對孕婦不好,外面空氣好,還有陽光呢。”可她就是不依不饒地哇哇大哭,他無法,只好賠禮道歉,她才破涕為笑。
“每天都謹小慎微,不知道哪句話就觸碰到她傷感的神經了。可這事就那么怪,孩子一出生,她就變了個人。”沙溢摸摸頭,有些不解地說。
孩子出生時,沙溢正在趕拍電影《王的盛宴》,所以,他只在醫院待了3天就回劇組了。回去那天早上,胡可硬是從床上挪了下來,給了他一個擁抱,“當時我就受不了了,我說,別別,你躺著,我抱你,她說,不,你讓我下來,然后她就下來了,抱著我說回到劇組,好好拍戲,不用惦記我和兒子。”其實,那時胡可因為是剖腹產,是下不了床的。
胡可的行為,讓他既感動又內疚,他一個人拎著一個空飯盒,走了一個多小時的路才走回家,“幾乎是淚奔啊。”沙溢說,正是她的理解和支持,讓他扮演的蕭何與以往的角色比,才有了脫胎換骨的成長。
兒子安吉
如今,胡可的兒子安吉快兩歲了,他活潑好動,一見他,胡可就會��:“魔鬼來了。”
“生孩子時,我在跟麻醉師聊天,然后一會就聽到孩子哇哇的哭聲,我就問,孩子出來了嗎,醫生說是啊,是個男孩,看到他時,我就在想,這個東西是從我肚子里出來的嗎,當時有點不可置信的感覺,后來每天抱著他,跟他講話,跟他玩,慢慢地一點點長大,才適應了他的存在,才覺得這個小東西跟你是完全無法分割的一個人,這就是血緣吧。”胡可說她的變化沒沙溢大。
剛開始那一年,他常常忘記自己是一個孩子的父親,“經常一回家,打開門,看見嬰兒車,突然一拍腦門,哎呀,我是一個父親啊。”
沙溢覺得跟他在外拍戲有關,“沒跟他長時間接觸,把自己有兒子的事就忘了。”
但現在,他跟兒子可親了。只要在家,他就只做一件事,那就是陪兒子玩。他抱著他跳霹靂舞,還會讓他在他肚子上騎馬,或在墊子上玩球等,在眾多的游戲中,安吉最喜歡變魔術。一次,沙溢拿來一個紙疊的白鴿,變著變著,就把白鴿放脖子里了,然后兩手一攤,說:“沒了。”安吉瞪大眼睛驚訝極了,他圍著沙溢轉了一圈,看見白鴿在他脖子里,興奮極了,拿過白鴿,也學著沙溢的樣子變魔術。“他一見我,就可喜歡了,有時候,他吃飯,阿姨喂他,阿姨擋住了他看我的視線,他就會躲開,偷看我,還朝我扮鬼臉呢。”說起兒子,沙溢一臉興奮。
愛情,就是讓相愛的人互相成熟的過程
胡可說,愛情就是讓兩個相愛的人互相成熟的過程。
別看沙溢是演員,可他一點不浪漫。兩人戀愛不久,就遇到胡可生日,但他卻沒一丁點動靜。她急了,問他:“我快過生日了,你記得嗎?”他說:“我知道啊,那你想要什么啊?”她當時這火啊一下子就躥到腦門了,吼道:“什么叫我想要什么啊,你以為我只是要那東西嗎,你送的禮物是你的心意,你一定要自己去想!”
一見她說得臉紅脖子粗的,沙溢特別惶恐,趕緊說:“我知道了,立馬準備。”
兩天后,她回到北京,他說:“咱倆能去趟商場嗎,你喜歡什么我給你買。”見他低眉順眼的模樣,胡可哈哈大笑:“突然間覺得這個男人特別可愛,你會覺得他不是那種會給你安排燭光晚餐,會送花,給你很多驚喜的男人,但他特別實在,適合做老公。”于是,兩人一塊去挑了一串項鏈。
現在,沙溢有了浪漫細胞,而她卻不解風情。今年情人節,他蹺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看書,突然說:“你替我去白色的柜子上拿個棉棒。”她很不耐煩,“你就不能自己去拿嗎?”
見她很郁悶地把東西遞給他,他搖頭嘆息道:“你難道沒有在旁邊看到一個盒子嗎?”“干嘛,神秘兮兮的。”“再去看看?”
一大盒心型巧克力。她立即捂著嘴,生怕自己的尖叫會把兒子招來了。
而她在他身上學得最多的就是表達。“說我愛你,我想你,感覺像演戲時的臺詞,所以,我的愛都藏在心里,比如每次去逛街時,我都會想,哎,這個衣服,我老公穿上是不是合適,這個東西,他會不會覺得很好呢?可他希望聽到我嘴上說出來。后來,我就會問你愛我嗎?他說,愛,又問,那你覺得誰是天底下最美麗的女人?他說,你。雖然我問的時候身上會起雞皮疙瘩,但還是贊同他的觀點,你心里有,別人不一定知道,但說出來就一定知道。”
對于這段感情,很多人不解,因為胡可在認識沙溢時,已是國內一線女星,而他卻剛剛嶄露頭角,驕傲、美麗的白天鵝怎么就選上沙溢了呢?“他幽默、風趣,總會給我一種明天很美好的感覺。”其實,無論愛情,還是生活,都無關名利,而是內心舒坦,外加一個積極向上的心態。所以,在浮華的娛樂圈,胡可沙溢這對名夫妻沒有高高在上,而是給人一種踏實感。
對話胡可
Q 時下流行說潮媽,或辣媽,那你呢?
A 勤勞勇敢的媽媽。
Q 兩個人的相處之道?
A 親密,但不是無間,需要縫隙,讓彼此透氣。
Q 你的拿手菜?
A 意大利面,我還喜歡烤餅干。
Q 你的偶像?
A 凱特·溫斯萊特,記得她曾為一個雜志拍攝封面,攝影師為了好看,就把她凸出的小腹修平了,她一見,很生氣,說:“為什么要把我的小腹修掉。”聽到她這樣的話,我認為她很真實,內心很強大,我渴望做這樣的人。
Q 他的作品,你印象最深的是?
A 我喜歡他在《青盲》里演的那個徐行良,不過白展堂最適合他,因為他就是那種賤嗖嗖的感覺。
更多精彩內容
完蛋了 對老公沒性趣愛愛時我竟睡著了
爸爸看著自己情人當眾掌摑我媽 我恨他
老公不能割舍A片 會影響我們性生活嗎
我想要去禮服店上班真的有比較好嗎?這也許就是潛移默化的力量和耳濡目染的作用。如果你想聰明,那你就要和聰明的人在一起,你才會更加睿智;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